104.九命尊碑
作者:银碧剑心      更新:2009-02-24 06:37
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    sat jan 2020-02-29 09:31:39:00:00 cst 2015

    回到别墅,林冷跟唐尔两人都是红扑扑的小脸,被寒风吹的够惨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刘离,没想到他跟赵青倒是先行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也是,这么晚了还不回来,那就有戏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尔拉着林冷进门,替她换着鞋子。

    林冷那俏脸,不知到底是寒风吹的,还是羞的。心跳倒是如同小鹿乱撞,对于他如此替她拖鞋,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唐尔嗅了嗅鼻子,好吧,不是故意嗅鼻子的,其实就是本嫩的动作而已。

    嗯,不臭。反而有点香香的···他想抽自己一耳光子,这都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林冷也是显得很紧张,说实话,今个儿穿的牛仔短裤,而且还是陪丝袜的那种。现在被他这样把鞋脱了,那脚踝上传来的热感令她很是不适。

    “把鞋穿好。”唐尔从鞋柜拎出一些可爱的睡鞋,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转身就走,也不等林冷表现她的看法,自己也不说些什么,似乎给她换鞋很是自然的行为一般。

    “哦······”她嘟着小嘴翻了翻俏眼,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羞涩,内心又甚是满足。

    唐尔走进大厅,撇了刘离一眼,独自走向厨房泡咖啡。

    “阿青呢?”林冷做上沙,见刘离一人在看电视,就好奇了。

    刘离见林冷红着脸,忍不住笑了笑:“跟你一样,马上该去厕所了。”

    林冷一怔,自然是明白刘离话中的意思啦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原来赵青去厕所了啊,从这话看来,他们也是刚回来咯······话说吃喝玩大半天,还真没上次厕所。

    “小子要不要加糖?”

    唐尔捧着四杯咖啡出来,正琢磨着要不要给他们加糖。林冷那杯,自然是不用加糖的,这他清楚。

    顺手把咖啡递给了林冷,自顾自的坐在了沙梗上,斜着身子在林冷一旁,另一只手则端着另外三杯咖啡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唐尔一只手就能够保证三杯咖啡不潦倒,看了是使用了特殊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加糖。”刘离在侧面的沙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头轻轻一斜,唐尔口袋悬飞出一颗糖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那颗糖自己落入了一杯咖啡中。

    刘离再次轻轻一笑,眼神动了动,随即一伸手,那杯咖啡就飞进了他的手中,颇为惬意的摇了摇,品尝了一口:“不错,这好东西要是以前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唐尔对刘离露的这一手并不讶异,毕竟现在的他们,都不一般了:“按照现在的算法,公元前744年就有了咖啡的原型,只是你运气不好,没喝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轻泯下一口咖啡,向着刘离提了提杯,又道:“是不是不知道公元前?嗯···”他沉思一会儿,“大概是你出生之前就有了吧,好像是周幽王那个年代。”

    刘离膛目结舌,不好气的大喝了一口:“秀历史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唐尔无言,好像也是,跟这个知识还停留在一千年前的家伙说什么历史。也不知道赵青跟他在一起受不受了他这个仅有小学生知识的家伙。

    林冷轻呵而笑,向着唐尔提了提杯:“power。”

    “enthusia**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他会心一笑,亦是回提一杯。

    一旁的刘离无言的看着他们,尴尬的摇了摇头:“说什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power and enthusia**,力量和热,咖啡的寓意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想起,就见唐尔手中最后一杯咖啡笔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爱萝莉的赵青今天穿着一套裹身大衣,衣服厚,却依旧裹不住她性感的身材。

    像是刚洗过脸,脸上还有湿湿的水珠。她隔着沙附在刘离的身后,轻泯了一口咖啡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加糖的。”似乎是她不习惯咖啡的苦味,也许是刘离喜欢加糖。

    一颗糖再次从唐尔口袋飞出,落入了赵青端着的咖啡内。

    四人各自端着一杯咖啡,其意浓浓,摇晃着的咖啡热气腾腾升起的白雾,不散的聚集在屋内,空气有点温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力量和热。”刘离有点讶异赵青说的话,虽然知道不是同一种语言,但是也大概明白她是在翻译给他听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的寓意。”赵青轻轻拍了拍刘离的肩:“或许你该学学英语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唐尔同意性的点了点头,却是自顾自的喝起了咖啡:力量和热,不知她对这又多深的理解呢?

    “生活处处充满了力量和热。”林冷似回答了唐尔心中的疑问,却是对刘离说的,也是在告诉他,真该学学英语了。

    唐尔重重的点了头,一口喝下了的仅余的咖啡。

    “哦?那也给我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就见一人从门外进来,鬼魅的勾起了笑,随手一伸。厨房里面一番动响,似有水声,随即以杯咖啡热气腾腾的从厨房飞出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李剑心淡淡的接住了咖啡,浅浅喝了一口,张怀而笑:“嗯···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···几人呆滞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欢迎小辈的到来?”李剑心缓缓走进,有点生涩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还是唐尔首先缓过神来:“哪里哪里,只是有点诧异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剑心这小子好几天都是一话不说,对他们所有人都是冷冷淡淡的,怎么这出去一会儿回来,倒是像做回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刘离与赵青看着李剑心,无奈的抖了抖眼,听赵青说: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林冷则是有点好奇的看着李剑心。

    李剑心对于几人的目光,还是有点不好受,又故作板着一幅脸,做在了一旁的沙:“你们继续,当我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···几人继续呆滞。

    好吧,就当没来过。

    “吴轩呢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唐尔见吴轩不在,虽然他问起来会有点别扭,可是他还不得不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在屋顶看风景吧。”赵青指了指天花板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林冷颇为疑问的目光看着唐尔:“找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,我们去找他。”唐尔放下手中的咖啡,率先走了开。

    有事?

    刘离跟赵青闭口不问,就见林冷尾随唐尔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刘离大哥,不如我来教你英语吧。”似乎李剑心无聊,冷不冷热不热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离怔了怔,好像李剑心也就二十几岁吧,可是他都两千多岁了,叫大哥合适不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——屋顶。

    还是往常那般,屋顶空空荡荡的,全被一个游泳池给霸占了地方,本来仅有的两个卧躺沐日床已被收起。深秋的天气还真不敢恭维,晒太阳是别想了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一人略精干的身形出现在泳池的边缘,静静的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唐尔与林冷只能看到他的侧面,看不到他的表,应该是在沉思什么吧?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唐尔刚想过去问问,却被吴轩冷冷的话语喝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妖界的事。”他紧握着林冷的手,还是稳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轩没有回头:“关于林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尔停在了离吴轩不远的地方:“她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······”似乎是吴轩早就知道林冷也来了,非要听到唐尔说了,他才肯转过身来一般。

    待吴轩转过身才明了,此刻的吴轩眼神非常无神,脸色也非常憔悴,从昨天起就没见到他,该不会是在屋顶站了一天一夜吧。

    “你···”林冷见状,却是心头一跳,他这样子很是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担心了么?”吴轩很是注意了林冷的表,见到她担心的模样,眼中就是冒出了点光翼,却见唐尔站在她身旁,他们紧握着双手,才醒悟了什么:“原来是作为朋友的关心啊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寞,无奈。

    唐尔轻轻松开了她的手,知道吴轩现在状态很不好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吴轩轻轻的点了点头,再度转过了身,仰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去屋内歇息会儿吧。”林冷还是关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句关心,吴轩没有任何的感波动。

    三人竟然就这么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久。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······”还是那般落寞。

    “狐族的内丹,我需要狐族的内丹。”唐尔没有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的问了。

    林冷讶异的看着他,就为了这事找吴轩?若是真需要内丹,她就能够去妖界找一颗内丹啊。

    可是她真的不太需要内丹了。

    “内丹。”吴轩转回了身,看了看林冷,停留了半秒,再看向唐尔:“要想让她恢复,非九命尊碑祭下的内丹不可。”

    九命尊碑?

    林冷脸色变了变:“怎么回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她依然还未知她的身体生了什么事,只是她听出了唐尔与吴轩话语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九命尊碑,她狐族的灵祭之物,狐族历代生灵栖息之地。

    其实恢复她的伤很容易,一颗狐族的内丹慢慢疗养即可。可是那也只是恢复上,要恢复修为,还是非得一颗等同级的内丹不可,也就是说,真正意义上的恢复,必须要有一颗九级的内丹。

    然而,现狐族,除了她,再别无其他的九尾妖狐了······而整个狐族历代,也就她祖奶奶是九尾妖狐,也就是说,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恢复,仅仅只有她祖奶奶的那颗内丹能够恢复。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(乐安宣书网https://www.ailelela.com)

yjtyjhjethty

金 花 斗 地 主 攻 略